当前位置:寻找最美大树> 投票> 作品详情
如歌:榕树根
3167

榕树根

如歌


榕树根是村里人给那棵古榕树定位的地点。那棵古榕树就伫立在村口,它的根系很发达,可供几十号人同时坐在上面休息聊天,它是伴随着我们数代人成长的古树。以前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说过它有800多年了,后来被据说是某部门的人来钉了块小牌牌上去,当时记得小牌牌上面写的是500多年的树龄。




记忆中的古榕树很高大的,要十几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把它环抱住,它高高的树干上还垂下来很多“胡须”。因为这棵大榕树就长在村口的一个池塘边,所以借着池塘给它的滋养,它虽然多次遭雷劈,但仍然常青而屹立不倒。那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都喜欢三五成群地坐在它宽大而厚实的树根上玩耍,或躲在它背后的树洞里捉迷藏,大人们收工回来也喜欢坐在它的树根上休憩。大孩子们(包括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则站到树根上稍高处把榕树的“胡须”撩到手里,抓紧,然后用力将自己的整个身子荡出去,借着拉力又飘回来。时有抓不牢者或因几个人同时抱团荡出去,恰遇“胡须”断裂的,就会直接掉到池塘里,然后引来一阵哄笑,那是大人小孩子们都很开心的事情……


自从东盟博览会华南城分会场的展厅开工后,我们村子已经荡然无存了,只留下了这一棵古榕树,作为我们定秋村唯一的见证。




这一晃好几年过去了,而我也再没去看过那棵古榕树。城市在发展,日新月异,我竟然不知道它身在何处了。


前年春天的某个周末我突然很想去看看它,于是给父亲打电话询问这棵古榕树的下落,顺便带上我家小外甥女,两人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华南城这一带转悠了很久,终于在华南城2#展厅和江南华府中间的一个小广场上看到了它。要不是多次打电话与父亲确认,我真的是认不出它来了。以前的它,在我的心目中是多么地高大啊,的的确确是参天的大树的。如今,它躲在江南华府背后的一个小广场上,孤零零的。其实这几年我无数次从它身边路过的,可我就是没认出它来--不仅仅是因为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也因为我不曾在此停留驻足,更因为它被那些所谓的“城市规划、建设者们”折腾得奄奄一息没个样儿了。




今天我又站到了它的树荫下。


但是我久久不愿确认,因为看着它瘦弱的样子,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棵古榕树啊。可是电话里几次和父亲确认,父亲都肯定地说就是它。于是我又围着它转了几圈之后,才终于确信眼前这棵已经被泥土埋到了脖子上、叶子稀疏的榕树,它确实就是我们村唯一的“遗物”了。


第一眼再看到这棵古榕树的时候我着实有些吃惊的:它怎么瘦弱成这样了啊?


也许是为了安全起见,有人把它的好几个不太结实的枝干都锯掉了;城市规划的需要,日夜给它滋养的那个池塘早就被填平了,泥土埋到了它的脖子,它粗壮的身躯已消失在地下——如今它只能喘息着靠接“天水”解渴了吧?


我环顾它的四周,已经是高楼林立,道路交错纵横,车来人往,空气污浊……难怪它没法适应了。




在这个跑步前进的时代,城市扩张的步子也是迈得飞快。人类在迅速扩张着、膨胀着,我们的村子没有了,我们的田园也没有了,我们的小树林没有了,我家靠近河边的小菜园也没有了,世世代代流过村庄的那条弯弯的小河也没有了……取代它们的是林立的钢筋水泥“森林”和宽阔的柏油路面。以后再想置身自然的田园风光里,只能去更遥远的地方去寻找了。


我们的榕树根啊,唉~


我们的愿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
[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