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找最美大树> 投票> 作品详情
罗浪:黄葛树下有人家
9913

黄葛树下有人家

重庆市石柱县西沱学校高一2罗浪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首流传千年的禅语使菩提树为世人所知晓,在重庆有与菩提树同属的树种——黄葛树。



黄葛树为桑科榕属落叶大乔木,根部粗大,多呈扁平状,深灰色,叶互生,薄革质,喜阳光,为强阳性树种;为重庆市市树;不仅具有其独特的观赏价值,而且具有良好的药用价值;具有祛风除湿、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等功效;而且寿命很长,百年以上的大树比比皆是。


在我老家附近也有一颗黄葛树,树冠园硕高大,树叶苍翠茂密,虬枝纵横。根状的树干需人合抱,那远伸岩壁的根满布岁月的沧桑。每次看到这棵枝繁叶茂的树,我不禁向妈妈发出疑问:“妈,这棵黄葛树到底有多少岁啦?”“不太清楚,反正我生下来就有。”我又去问奶奶同样的问题,奶奶说:“这棵树大概有一百多岁了。”哇,这么高的岁数呀!”我和小伙伴们也最爱坐在树下听奶奶她们讲过去故事。


我爷爷那一辈有三男一女,爷爷是老小。大爷爷刚17岁,那一年秋收以后国民党抓壮丁。保长说爷爷家三个男丁,得去个当兵,那年头去当兵,基本上是有去无回。大爷爷便跑到外面去躲了个多月,人在外面总惦记着家里,就在一天傍晚趁着夜幕降临,偷偷地溜回到家里,曾奶奶煮好夜饭,点上灯一家人正吃饭时,外面响起了狗叫声。大爷爷说了声“不好!”放下碗筷冲进寝室,撞开左边墙上的窗子,脱下只鞋丢了出去。然后转身从侧门爬上柴草房的屋顶,抓住伸向屋顶的黄葛桠枝、爬到枝叶茂密的黄桷树上藏了起来。保长带着乡丁冲进屋来到处搜查,见我大爷爷不见了,发现撞坏的窗子和窗外地上的一只鞋子,一个乡丁捡起鞋子说:“鞋子里面还是热的,才跑不远快追!”保长带着几个乡丁举着火把追了一程。折转来对着我的曾爷爷吼道:“你家老大跑了,就让老二去顶数。”不由分说就把才满14岁的二爷爷五花大张绑的捆了带走了。第二天,我大爷爷要去乡公所把二爷爷换回来。几家相好的邻居都说:“这使不得,你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你两弟兄都去送死吗?”曾爷爷一人跑去乡公所求情,连人都没见上一面。从此二爷爷杳无音信。


大概是壮丁数凑齐了吧,也就消停了。是好景不长,1949年抓丁拉夫更是频繁,大爷爷只好又逃到外面去躲。这年六月二十四的晚上,保长不知听谁说我爷爷回家了,又带着乡丁来抓人。我不满14岁的爷爷怕跟二爷爷一样被抓走。听见响动便学大爷爷爬上柴屋顶、准备到黄葛树上去躲,谁知他慌忙中抓的桠枝太小,往上一吊、树枝断了,连人带树枝掉到屋顶,又从屋顶滚到地坝。把左脚杆骨跌断了。保长见状,只好忿忿地带着乡丁走了。这才免于被抓去送死,但在那样的年代,爷爷的腿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落下了病根,走不了多久路,脚便疼。


直到1949年年冬月老家解放了,我的大爷爷才回到了家头。在1960年代困难时期,我爷爷因腿瘸干不了重活,生产队长说他是懒虫,公共食堂经常扣他的饭。在那最困难的时候每人每顿吃不上一两粮食。严重的饥饿,他同不少社员一样得了浮肿病,但我爷爷坚持了下来,在1983年去世了。家里的人按照爷爷的遗嘱把爷爷葬在了救他一命的黄葛树旁边。


时光以去,物是人非,但那颗树从未改变,它仿佛是时间的使者,度过了无数的时光,见证就无数的历史,但却从未改变,,我想我的爷爷或许永远和它一起静静的守护着,守护着我们一方水土,一方人 。


罗浪

重庆市石柱县西沱学校高一2

指导老师:马少年





我们的愿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
[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