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落几人惜

张一诺

中国绿色时报(发表于2009)



西畴含笑、馨香木兰、长蕊木兰、紫玉兰……一串串花名,宛如清雅淑女的芳名,浪漫、诗意。

如同它们美丽的名字,木兰的前世今生,也充满传奇与神秘。

     木兰科是植物界中的古老植物类群,被认为是有花植物的先驱。也就是说,木兰花开之前,世界上从无花朵,木兰花开之后,才有落英缤纷。

     全球有300多种木兰科植物,其中160余种分布或只分布于我国。它们是我国植物中的“国宝”。

     木兰科植物姿态各异,但气质相似:以几十株的小种群静静伫立深山,身形挺拔、花朵硕大优雅。它们还是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常绿到落叶森林中的老寿星,繁衍了多样化的后代。

      木兰努力地“内外兼修”,却依然难逃濒危厄运。在我国的滇东南——木兰科植物的重要分布区,很多木兰面临着野外灭绝的威胁。这里分布的近50种木兰中,有29种被《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列为受威胁种(2004),有17种被《IUCN全球木兰科植物红色名录》列为受威胁种(2007)。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拯救野生木兰,到了不容滞缓的时期。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中国项目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昆明植物园、云南省林科院、昆明环保志愿者协会等机构合作,在云南省林业厅支持下,开展了滇东南受威胁木兰保护项目。近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了FFI植物保护项目负责人黎晓亚,一同感受木兰花开的喜悦,体会木兰花落的哀伤。



最早花开是否注定早早凋谢

      故事从华盖木开始。

     华盖木是我国云南特有的单种属植物。它的花朵艳丽芳香,树冠宽广,是优良的园林观赏树种。

      华盖木的“优秀”,使人们为园艺栽培而大量收集它的种子,为建筑用材而砍伐它的躯干。加上种植经济作物侵占了它的栖息地,华盖木形势危急,野外仅存大树20株左右。

      不幸中的幸运是,“华盖木回归自然和种群重建行动已经在2007年底在云南文山小桥沟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展开,迈开了濒危木兰重回家园第一步。”黎晓亚介绍。

华盖木之后,西畴含笑和显脉木兰也走上了回家之路。“这些将利于我们进一步探索极度濒危木兰科植物长期续存的方法,更好地保护受威胁木兰的种群和生境,促进自然恢复”。

      然而,还有更多的木兰正在坐失家园、凋敝自身:比如毛果木莲、卵果木莲等,它们野外数量很少,又零星分布在村庄周围,随时都有可能绝灭。

“研究木兰的专家们普遍认为,导致木兰科植物面临危险的原因主要是栖息地的丧失和退化,以及自然更新困难。”

黎晓亚解释说,非法或不合理的毁林开荒、种植经济作物,使木兰的栖息地丧失。林下经济作物的种植,导致森林环境变化,很多木兰科植物种子无法正常萌发。另外,多数木兰的分布区狭窄,开花结实率低,自然繁衍更新能力弱。


谁能保亭亭木兰一树高洁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于天资禀异的木兰来说,“摧之”的不是“风”,而是人类的短视与狂热。

     人们不但通过对木兰家园的破坏,来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还把木兰的躯体当作优良木材卖掉,或者作为普通薪柴烧掉,然后在没有合理管理的情况下,无序采集木兰的种子,囤积居奇。

     黎晓亚告诉记者:“在我国南方很多地区的苗圃里,都培育了很多木兰幼苗作为园林苗木。”

     虽然几年之前的“木兰热”逐渐褪去,但是野外珍贵的木兰,目前仍然面临人为无序采种,或者野外采挖的压力。“非可持续性利用是对木兰野外资源深深的、难以弥补的伤害……”黎晓亚说。

     木兰与我们的关系一直绵长而亲厚。“木兰具有观赏、药用、材用价值,我国很多古画、古诗上,都出现过木兰的形象。从古到今,我们不仅用木兰美好的形象装点了庭院,还从中提炼精油、香料,出口到国外。”黎晓亚说。

     木兰为我们带来了众多美丽,如今,木兰生存垂危,我们是否该更多考虑如何保护它们,而不是经不住欲望的诱惑,让对于金钱的盲目追求,玷污了木兰的一树高洁,更失落了人类未来一种幸福的可能?

     “从生态学上讲,木兰科植物对生长的环境要求比较严格,在森林的研究和保护中,它们始终是非常重要的旗舰物种。从经济上讲,人们对木兰科植物的药用和园林利用等是一些地区的重要经济支柱。”黎晓亚说。


您是否愿意为欣赏一朵花停下脚步


     “保护木兰,还有更多的行动亟待开展。大到植物保护战略的制定、法律法规的完善,小到为欣赏一朵木兰花停下脚步。”黎晓亚认为,“我们拥有与木兰科植物共同的家园,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为保护木兰出一份力量!”

     她举例说,保护木兰,离不开你、我、他的参与,比如保护那些生长于田间地头的木兰,就需要社区公众的参与,并使他们从中受益。

     黎晓亚介绍,2009年下半年,滇东南受威胁木兰保护项目开展了一系列互动式宣教活动,内容包括:环教专家讲座、鼓励教师参与环教课程、设计《华盖木环教教育者手册》、“保护濒危木兰”图片展览、给社区和学校赠送“保护华盖木家园”年历等活动。

     “我们期待这些活动可以弥补全社会,特别是当地社区对保护工作了解和参与性的不足。”黎晓亚说。

     她认为,自然保护区周边群众对野生木兰植物的保护一直存在并仍在延续,如果政府能够更多的引导和鼓励周边群众参与到木兰的保护中,或者开展可持续的利用活动,或许可以真正完善对保护区外及周边濒危木兰的保护。

      2009年是国际森林年,黎晓亚希望,能够以此为契机,使更多的人认识木兰,参与到木兰的保护行动中来。




我们的愿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
[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