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山冷杉幼苗回归自然

从0到1的突破时的惊喜


耿艳菁 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2016


看到这个题目,想到前段时间风头正盛的欧洲杯足球赛,当球员奋力一脚,守门员鱼跃前扑,弧线一样的足球裹着数万人的心惊肉跳,钻入栏内。然后一声划破球场的哨声,红色记分牌由0变成1,球员绕场狂奔,球场呼声震天,喜悦四溢。


红色的记分牌清晰的记录着球场的突破,众人的喜悦鼓励着自豪感,球员接着再次展开激烈的争斗。可是在自己的生活中,是否有记分牌记录着我们自己的从无到有变化,又是否有众人一起分享这突破的喜悦。


由0变成1,从无到有,想起万事开头难的古话,脑海里总会浮现人为事情挠破头皮的困窘。为什么开头是最难的?是的,需要积累,需要从一次又一次的摔倒的痛楚中积累经验,达到质的变化,实现1的突破。这种突破的喜悦,特别是在平凡的保护工作中,需要与自己分享,与众人分享这快乐,得以鼓励前行。


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正式启动元宝山冷杉保护的项目始于2012年。而在此之前广西植物研究所对这个物种的研究始于2002年,元宝山自然保护区则成立于1982年。元宝山冷杉(Abies yuanbaoshanensis)在全球仅分布于柳州市融水县的元宝山自然保护区内,像很多濒危植物一样,元宝山冷杉天然更新严重不足,整个种群也仅剩余800余株,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气候变化,人为活动干扰,在IUCN红色名录评估为极危CR,被列入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FFI联合广西植物研究所李先琨研究员项目组,元宝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起在为元宝山冷杉的这一濒危物种努力着,工作主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是对现有冷杉种群的就地保护加强研究,另一方面是探索冷杉人工繁育和回归。



元宝山冷杉成年植株@丁涛/广西植物所


冷杉繁育工作中,植物所和保护区做过尝试,将冷杉种子拿到山下发芽,种子可以发芽,但发芽的小苗,死亡率极高,到最后全部死亡。山下的温度,可以使种子发芽,但是冷杉幼苗比较敏感,需要更低的温度才能生长。多低的温度,冷杉幼苗才能生长?


一般元宝山冷杉的分布范围在1800-2050m,有过初步的育苗尝试后,将冷杉的繁育苗圃建在海拔1 200m处,冷杉幼苗可以存活。当种子突破种皮的包裹,露出嫩根嫩芽,幼苗茁壮着成长,标志着冷杉人工育苗的初步成功。有的时候,我们也许会不屑,会说冷杉肯定要冷的温度才能发芽生长。但是冷是多低的温度呢?当事情解决时,回过头想想,会觉得事情过于简单,不值得骄傲,但是这是基于事情解决后的基础上,如果事情没有解决,也许仍陷在一团乱麻中,不知头绪。也许你会不屑这些不经意的小细节,但是所有的小细节累积叠加起来,未尝不是一篇宏篇巨著。经过第一批冷杉育苗的经验,大家汲取经验,实现了0的突破,在第二批采集冷杉种子中,更充分考虑不同母树的遗传多样性,根据母树编号分开育苗,一步步的积累,实现了1的不断增长。



元宝山自然保护区罗主任与护林员老何一起察看苗圃冷杉幼苗@耿艳菁/FFI


而事情的解决,需要是慢慢尝试,慢慢积累,特别是冷杉。在我的印象中,冷杉是棵大树的形象,高高耸立,所以当我在野外看到冷杉苗,震惊了。生长一年的冷杉,像棵小草,瘦弱不起眼,一株20-30cm高的苗时,它已经生长至少10年了!正如保护区罗定明主任说的,他在结婚前见到一株冷杉,现在孩子都大了,十多岁了,而那株冷杉还是老样子。三年的育苗工作,历经风雨,广西植物研究所和元宝山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一起守护着这批苗。


人工育苗已经突破,更多未知的回归工作即将开展,将幼苗回归到自然的怀抱,新的0需要在接下来的摸爬滚打中积累。冷杉回归与我们一般的种树一样吗?考虑回归种群的遗传多样性、回归的时间、地点、海拔、回归环境、管护记录等一系列的繁多的事情,这些区别着一般的种树。回归的目的是为了冷杉种群恢复而种树,因此更多的要“倾听”冷杉自己的需求。最终达到在自然生境中具有一定的数量和更新种群,不危害其他物种,并且还有利于群落稳定性的提高,这比一般的绿化种树难度高多了。


新的征程在脚下。在2016年6月长大的冷杉幼苗首次尝试人工回归,当一百株幼苗被植物所和保护区工作人员种下时,这是从0到1的突破,是濒危植物元宝山冷杉种群的狂欢。



植物所丁涛老师与保护区工作人员一起随机选择回归幼苗@耿艳菁/FFI





植物所丁涛老师与保护区工作人员回归冷杉幼苗@谢伟亮/FFI


就像世间很多事情一样,元宝山冷杉的保育跌跌撞撞,在每一次的跌打滚爬中汲取经验,在无数次积累中达到质的变化,实现突破。在不断突破着0,也在1的基础上继续向前进步。在广西林业厅的支持下,今年保护区建立约两亩大小苗圃基地,新育的小苗正在茁壮成长,植物所主导的冷杉十年回归规划,慢慢实现冷杉种群重建。新育的小苗在成长,回归的幼苗在长大。




参与此次元宝山冷杉种群回归工作人员合照@谢伟亮/FFI


有着一群为元宝山冷杉繁育工作的元宝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广西植物所和有关心支持冷杉成长的各界,在平凡的岗位上,都在为元宝山冷杉这一物种的存在而努力!斗转星移,也许这代人生老命死,但大树还在,希望还存,元宝山冷杉还在屹立,还在风中歌唱。



Tips:


回归自然Re-introduction

1.  在曾经有某一植物分布的生境中(现在已经灭绝或确信已经灭绝)“回放和管理”该植物的过程。

2.在现存种群中添加物中数量来加大种群或增加多样性的措施(增强回归-Reinforcement) 。

3.在某一物种的自然分布区内,从一个地区“转移” 植物体材料(幼苗、成年植株、果实或种子、营养繁殖器官….)到另一个区域(异地回植Translocation) 。


回归效果评价(成功的标准)?

起码标准:达到繁殖年龄。种子到种子(正常生长、发育和产生可育的种子)+对生境无害(对群落中的其它物种不造成危害)。

进一步标准:能自我维持(在自然生境中具有一定的数量和更新种群)+与其它物种协调(不危害,并增加了群落的物种多样性)。

最终标准:保持性(是否具有维持其遗传多样性的足够大种群及合理的种群构)+参与群落的生态过程(有利于群落稳定性的提高)


摘自IUCN相关指南/孙卫邦研究员整理




不仅是元宝山冷杉,哪怕是家门口或公园里的一棵大树,或者大山深处不是很起眼的一棵大树,都值得我们更多的关注。2016年,美境自然在华夏航空的支持下发起“一千零一叶——寻找大树计划”,你只要拍下大树的照片,再用笔写下这棵大树的故事,就能与美境自然和华夏航空一起保护自然,发现自然之美!



活动即日起已启动,敬请关注……

我们的愿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
[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