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树不可一视同仁

——全球树木保护行动

乔治娜•玛姬 (Georgina Magin)  大卫•吉尔 (David Gill)

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

 

我们与大约十万种树木共享同一个星球。每一个树种背后都有着迥异的故事,与其他植物、动物与真菌有着不一样的关系,还有人类赋予它们的各不相同的经济、文化与精神价值。大卫•吉尔(David Gill)与乔治娜•玛姬博士(Dr Georgina Magin)将为我们解释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是如何在全世界改善那些濒危树种的生存前景的。

 

尽管各个树种差异十分明显,比如茎干肿胀的猴面包树与有穗状花序的洋槐,参差不齐的智利南美杉与强壮的桃花心木,但人们还是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把这些树都当是森林,把它们看做在各自的栖息地中扮演着相似角色的一组类似物种。

把树木归为一个统一的概念确实可以让人们把它提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度,树木有助于形成稳定的气候,是许多栖息地的组成结构,并为无数人提供燃烧的木材。但我们因此忽略那些细节真的就没关系么?这个问题有两个答案,并且都需要我们进行辩证的思考与行动。

首先,某些树种比其他树种更加稀少且易危:有数量巨大的9600多种树种被收录在濒临灭绝与亟需保护行动的名单上。于是,如果我们要尽最大可能的拯救全球生物多样性,那我们也必须认清一些树种有着特殊的生态需求,一些树种承受更多人类的高度开发,而另一些树种则对气候变化等外界威胁格外敏感。

其次,不同的树种对其他保护目标所具有的贡献和能力皆不同。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对减缓气候变化感兴趣,就需要知道哪个树种有丰富的碳储量;如果我们希望保护哺乳动物,就需要对哪个树种能为目标动物提供充足的果实与食材心中有数;如果我们关心民生,我们就需要花时间去了解哪些树种对人类有利用价值。

关注树种之间的差异十分必要,尤其是当我们需要决定如何管理保护区域时,决定哪些树种需要列入重新造林计划时,或者当我们需要决定优先保护哪些树种时。如果我们对所有树木一视同仁,把保护树木都归为拯救森林,我们就失去了树木对人类的重要价值的认知,失去了其他的保护目标,并最终失去了树木本身。

 

                     


 

一个被忽视的原因

   尽管树木拥有极大价值且树形优美,但它们却一直被人们所忽视。如果你请一个人说出一个濒危物种的名称,你几乎可以确定他们不会想到一棵树。那些直接针对树木的保护行动所做的工作要比针对鸟类与哺乳动物的少很多。但面临威胁的树木种类却比鸟类与哺乳类的数目要多的多——比如9600种濒危树种VS大约1200种濒危鸟类。

保护行动容不得半点松懈。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与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BGCI)于1999年共同发起了全球树木保护行动(GTCGlobal Trees Campaign)来保护濒危树种。GTC是独一无二的,是全世界唯一一个通过保护单个物种来实现树木保护的国际行动。

 

投资树木保护的未来

按照FFI经过实践检验的保护方法, GTC正忙碌于世界各地,保证各地的保护行动有适宜的技术与资源来长期开展树木保护工作。在喀麦隆火山,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正在与我们在当地的合作伙伴——环境和农村发展基金会ERuDeFEnvironment and Rural Development Foundation)与利姆波植物园(Limbe Botanic Gardens)的专家们一同在低地与山地森林的广袤地带调查参天的斑木树与其他濒临灭绝的物种。

在中国南部的一些自然保护区分布着美丽且稀少的木兰科植物,FFI中国项目的黎晓亚对此开展一个保护区工作人员提供支持,保护和恢复以华盖木为代表这些美丽而脆弱物种。

 

 

具有高价值的物种

有时候,一个物种的受威胁情况很特殊,以至于不得不专门为其制定有目标性的保护行动。

                                  


图为圣卢西亚岛兰桑树,一种小安地列斯群岛的本地树木,在其整个分布地,人们都利用并采集一种常用于制作宗教用熏香的树脂,丰富着人们的精神与物质生活。 这种树在它分布的大部分国家数量骤减,只有在圣卢西亚岛还有最后的集中分布区域,但同样因无节制与破坏性的开发而岌岌可危。通过圣卢西亚的森林部门,GTC一直在支持和研究能同时保证树木健康与当地收入的最佳树脂采集体系。一个针对当地采集人员的批准授权系统正在开发当中,这些人员会被培训如何使用对树木无损伤的采集技术并获得分配给他们的具体植株进行采集。这同时也提高了他们保护树木免遭非法开发的积极性。这项计划在当地形成的热潮体现了旗舰树种保护有着怎样的重要作用,同时这项倡议也正在步上正轨,成为了解决棘手双赢问题的模范案例,既保护了生物多样性也保障了当地居民的生计。

 

八方支援

虽然已经成功保护了很多的树种,但那些正滑向灭绝边缘的树种仍然比GTC所能拯救的多得多——与此同时,气候变化的威胁也意味着树木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焦点位置。在很多地区,大规模的森林保护与植树倡议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如果GTC团队可以参与到这些树木保护或植树行动中来,即使只是一小部分,无论这些行动的主要动机是什么,对树种保护都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正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进行试点项目,尝试濒危树种的植树计划并为那些生长困难的树种制订萌芽计划。我们会与这些地区的其他团体共享这些信息,鼓励他们至少把那些稀有的、濒临灭绝或正大量减少的树种加入到他们的工作范围里。这种方式存在着政治、经济以及技术上的挑战。但最终,如果我们要履行我们的使命——拯救全球濒危树种,那么说服其他NGO、企业与政府把树木保护作为他们工作的一条主线仍是关键的一步。

 

某些树种比其他树种更加稀少且易危:有数量巨大的9600多种树种被收录在濒临灭绝与亟需保护行动的名单上。

 

来源:www.fauna-flora.org 翻译:刘通 校对:林吴颖 杨霁琴

 

                                


                                                                  一株大树能够支撑大量的附生植物和攀援植物@徐健/FFI

 

全球树木保护行动(Global Trees Campaign 简称GTC

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全球树木专家组评估:全世界大约有超高9600种树木濒临灭绝,而它们中极少数得到关注和保护,主要面临的威胁为栖息地破坏和过渡利用。FFI和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BGCI)以及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共同发起了全球树木保护行动,呼吁全世界关注濒危树种,并积极采取保护行动。至2008年,共在20多个国家开展了40多个试点项目。GTC2006年在中国启动,开展了10多个试点项目。

 

2016年美境自然在华夏航空的支持下发起“一千零一叶——寻找最美大树计划”希望通过一棵树的故事和照片,重新找回人与自然的情感联结,进而一起保护自然,发现自然的大美大爱。

    活动即日起已启动,敬请关注……

 

我们的愿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存和可持续发展
[广西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